電影訊息
酷寶:魔弦傳說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

久保与二弦琴/久保与二胡/酷宝:魔弦传说(台湾)

7.8 / 96,547人    101分鐘

導演: 崔維斯奈特
編劇: Marc Haimes 克里斯巴特勒 Shannon Tindle
演員: 莎莉賽隆 魯妮瑪拉 馬修麥康納
電影評論更多影評

大奇特(Grinch)

2017-01-10 14:43:07

《魔弦傳說》中的日本傳說、妖怪、浮世繪和摺紙藝術


由萊卡工作室製作的第四部定格動畫電影《魔弦傳說》 (久保與二絃琴)即將在國內公映,由CEO特拉維斯·奈特首執導筒,在此之前他都是以製片人、首席動畫師的身份參與其中,如《盒子怪》、《通靈男孩諾曼》和《鬼媽媽》等。這次以日本文化為背景,能看到片中從場景到角色,都深受日本傳統文化的啟發。故事自然不是本片的長處,也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,定格動畫拍成這樣真是登峰造極了,本文只是從傳說、藝術作品及借鑑影片的角度來具體看一下這部影片。內容有參考導演的訪談、陝西師範出版的《圖解日本妖怪大全》一書及yokai.com對日本妖怪的介紹(上週很榮幸見到導演本人,有些問題也得到了他的官方解答)。

浮世繪《 神奈川沖 浪里》 影片開場的巨浪即是出自浮世繪《神奈川沖 浪里》,這是浮世繪大家葛飾北齋的代表作。畫家以以出人意料的構圖、轉瞬即逝的千姿百態,勾勒出浪濤的姿態,並襯出船上人們與大自然抗爭的不屈精神。在《魔弦傳說》中則變為動態,母親帶著襁褓中的孩子泛舟而上,彰顯母性的偉大。

《神奈川沖 浪里》

齊藤清的版畫 據特拉維斯·奈特在訪談中表示,對《魔弦傳說》藝術創作影響最大的是版畫名家齊藤清。他的畫多以建築見長,所有的房屋都很經得起生活。

齊藤清版畫之一

#來自導演的解答# 大奇特:片中藏有不少浮世繪、紙手工藝、妖怪和傳說,除了《相馬舊王城》和《神奈川衝浪圖》,還有其他浮世繪作品在其中嗎? 特拉維斯·奈特:視覺上我們確實借鑑了很多浮世繪的靈感,就像你說的《神奈川衝浪圖》,我們把它用在了電影的開頭。但是最關鍵的視覺啟迪來源之一,其實是齋藤清,他是1920年代日本的一個藝術家。關於齋藤清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,他早先其實是做傳統的日本木版印刷工藝出身的,但他自己當時也是受到很多西方畫家的啟發,比如畢卡索。所以他借鑑了東方傳統的木版印刷工藝,以及西方現代的美術方式和理念,兩相結合,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藝術作品。這一點深深啟發了我,我們也可以這樣將古老和新鮮,東方和西方的事物相融合,然後做出真正嶄新的東西,並且完成一種跨文化的嘗試。

民間傳說《子育幽靈》 據IMDB資料顯示,本片有參考高畑勛的動畫《怪物鬼太郎》(ゲゲゲの鬼太郎,1968),具體哪裡有參考呢?對照便知,久保的發遮眼造型就是鬼太郎的翻版。而紙芝居版的鬼太郎漫畫前身是「奇太郎」,創作於1933年至1935年間,由民間故事《子育幽靈》(子育て幽霊)改編。《魔弦傳說》開場的母女戲應當也有借鑑八幡浜市的繪畫作品《子育幽靈》中的母女二人,我猜。

《子育幽靈》

《怪物鬼太郎》

妖怪「土雲」 久保表演摺紙故事時做了一隻紙蜘蛛,型應當是妖怪「土雲」。它是一隻巨型蜘蛛,傳說長著鬼臉與虎身,可幻化成美女和少年。相傳日本武士源賴光在尋找大骷髏的路上就遭遇過土雲,後者就曾變身勾引武士,終被識破打回原形。《魔弦傳說》中紙武士與紙蜘蛛大戰的戲碼,算是再現了這場打鬥。

妖怪「波山」 同樣,久保還做了一隻大黃雞,這是妖怪「波山」。相傳「波山」是一只會噴火的雞,說是養了七年以上的雞生出的蛋,孵出來就會變成「波山」。它會自己破殼而出,出生時像蛇,會鑽入房屋地板下,在黑暗中成長,之後會變成雞的模樣,不過這個過程絕不會被人看到。長成雞的樣子後,便開始活動。會一點一點吸食熟睡人的血,最後把人害死。生出「波山」的母雞會像公雞一樣打鳴,這時,就要立刻把雞蛋燒掉,並把母雞也殺掉。

妖怪「巨骸怪」& 浮世繪《相馬舊王城》 特拉維斯·奈特曾表示,他深受定格動畫大師雷·哈里豪森(Ray Harryhausen)的影響,並表示電影《辛巴達七航妖島》(The 7th Voyage of Sinbad,1959)是他的童年最愛。《魔弦傳說》中的巨型骷髏,我先前認為是取自哈里豪森為電影《傑遜王子戰群妖》(Jason and the Argonauts)設計的骷髏兵,蒂姆·伯頓也剛在《佩小姐的奇幻城堡》(Miss Peregrine'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)中致敬了一把。但看到下面第二幅畫,就知道它更多是來源於歌川國芳的浮世繪《相馬舊王城》(相馬の古內裏)裡的「巨骸怪」了,這畫現在也是日本的裝飾名畫。

《魔弦傳說》中的《相馬舊王城》山寨貨

《相馬舊王城》正品

日劇《大川端偵探社》裡的主要場景

相傳,巨骸怪並不友好,它的巨大身軀是由因飢餓或戰死沙場的亡靈屍骨組成的,因而巨骸怪看起來精神萎靡。《魔弦傳說》中的巨骸怪看起來也是一副病怏怏、慢吞吞的邋遢樣。

電影《傑遜王子戰群妖》

#來自導演的解答# 大奇特:看採訪說,您受雷·哈里豪森(Ray Harryhausen)很大影響,並表示《辛巴達七航妖島》(The 7th Voyage of Sinbad)是您童年最愛的影片。片中哪些靈感是受他啟發呢?本來覺得大骷髏是,但大骷髏看起來是歌川國芳(UTAGAWA Kuniyoshi)的畫《相馬舊王城》(The Ruins of Sōma Palace)。

特拉維斯·奈特:其實兩者都給了我靈感。最初的啟發的確來自雷·哈里豪森以及他拍攝的各種怪物電影,比如《伊阿宋與金羊毛》,裡面他最標誌性的時刻就是一個真人演員Jason對抗一整群骷髏戰士,然後把這一個片段現場製作成了定格效果。定格的道具或者人偶你們能看到都很小,比如久保,只有20多厘米,比較大的比如這個金龜,也只是有45厘米左右。動畫師往往要比人偶大很多,這樣方便現場調整拍攝。我們都很愛雷·哈里豪森創造的這些怪物形象,也的確把這些靈感運用到了《魔弦傳說》中作為對他的致敬。但我們也盡力做的比他更好,比如我們其實把電影中的骷髏原形做的很大,比動畫師都要高大。據我所知,這應該是第一次定格動畫的人偶比真人還大,它真的很高,我們把它做到將近5米,重達200公斤,動畫師要爬梯子去調整每一幀畫面它頭的動作和位置。它是你提到了兩個靈感的融合,但主要還是雷·哈里豪森。

妖怪「化鯨」 「化鯨」是日本傳說中海上的一種妖怪,也稱「骨鯨」。類似一個鯨魚骨架,據說任何看到它的人都會帶來不幸。不過在《魔弦傳說》中,久保和猴子是在一頭凍死的鯨魚腹中躲避暴雪,只是造型上與「化鯨」相像。

妖怪「夜雀」 片中,久保造了一群麻雀,與一隻真正的麻雀結伴而飛。在日本傳說中,這有點像集結成群的「夜雀」,它們就像普通的麻雀,只是晝伏夜出(和蝙蝠差不多),經常出現在偏僻的山口和樹林,成群集結,聲音嘈雜。一旦飛入路人的袖口,那麼此人必將面臨不幸,所以人們在旅行至麻雀聚集地時,往往會緊閉袖口。

看這哥們兒的袖口,玩完

章魚怪 海底的章魚怪,應該與日本傳說無關,更多源於《異形奇花》(Little Shop of Horrors,1986)中的食人花,以及雷·哈里豪森為電影《深海怪物》(It Came from Beneath the Sea,1955)設計的大章魚,似乎這兩者結合起來才是怪物的靈感來源。

月亮王 日本傳說中應該沒有這號人物,除非是《暗殺教室》裡的殺老師……「月亮王」這個角色倒是出現在特瑞·吉列姆版本的《吹牛大王歷險記》(The Adventures of Baron Munchausen,1988)中,由羅賓·威廉斯的腦袋扮演月亮王,設計上像是一個人造衛星,與《月球旅行記》(Le voyage dans la lune,1902)裡的月亮相當。《魔弦傳說》中的月亮王是以一位日本老者的形象出現的,但他的相貌,似乎是參考了已故英國演員彼得·古辛,古辛經常出演恐怖片。最近《星球大戰外傳:俠盜一號》(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)里也有用CG還原了他當年的塔金角色。這當然是我一廂情願看著像了,我還覺得村民裡的老太太像高倉健呢。

《吹牛大王歷險記》

彼得·古辛

月亮獸 月亮王變身怪獸之後,感覺是《異形》(Alien,1979)和《食人魚》(Piranha,1978)的腦袋,加上雷·哈里豪森為《諸神之戰》(Clash of the Titans,1981)中設計的蛇形美杜莎的尾巴。

雷·哈里豪森和他設計的蛇形美杜莎模型

對哈里豪森老爺子不了解的朋友,可以去找來範克里夫大尉 翻譯的兩本畫冊——《雷·哈里豪森的電影概念藝術》和《雷·哈里豪森的電影奇想剪貼簿:六十五年影藝生涯中的模型、繪畫作品與回憶》,兩本書都是後浪出版的,十分具有收藏價值。 日本傳統摺紙 最後,要說一下片中的日本摺紙藝術。雖然中國對紙的使用歷史比日本早600年,且有自己的摺紙傳統。但目前,日本確實是全世界最好摺紙的國家,也誕生了大批摺紙藝術家,《魔弦傳說》中的久保也是這樣一位藝術家。 日本的傳統摺紙最早見於江戶時代(1603年─1867年),最早的文獻記載是井原西鶴在1680年提及的摺紙作品「雄蝶.雌蝶」。

久保進村,用了簡單幾個鏡頭就表現出紙工藝的偉大—— 紙質舞龍、紙燈籠、紙傘、紙籃和紙扇

這場戲還用樹葉做成了「紙風船」

摺紙藝術中最具盛名的當屬千紙鶴,千紙鶴的傳說也源於日本,比如說折出1000隻紙鶴,願望就會實現。在日本,仙鶴是一種神聖的生物。現在,紙鶴用來祈福、祝福,代表和平與健康。 《魔弦傳說》中,創作者兩次用到金鷺,用它們來承載死者的靈魂,送它們去任何要去的地方。與中國的孔明燈的寄託哀思功能類似,影片結尾,可以看到用來「御盆」的金鷺與紙燈同時出現。

在久保的夢中,他見到了裝有頭盔的紙屋,這裡的紙屋不就是現在的紙質立體拼圖建築模型嗎?在很多日本工藝品店都可以見到它們。

據說萊卡工作室的部份人偶師被要求參加摺紙課,另一部份則前往瑞岡歷史博物館觀賞摺紙展。 動畫師凱文‧派瑞負責好幾個摺紙場景,動畫總監布萊德‧雪夫則要求摺紙必須兼具功能和奇幻:「製作摺紙動畫的第一步,就是拆解真正的摺紙,去研究形式與折法。」他說:「有了基礎的認識,下一步才是技術測試——忠實地用動畫去呈現摺紙的過程。技術測試要給導演看過,再討論鏡頭的的情感表現,例如導演可能要高雅一點,或憤怒一點。」

就連影片片頭的兩個公司logo也是用的摺紙形態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