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訊息
電影評論更多影評

Viento

2014-01-28 00:32:16

迷人的霍普金斯


安東尼·霍普金斯,總覺得他飾演的各種角色都異常迷人。在《The Edge》這部電影裡,他甚至太過完美,這個男人博學睿智,溫柔紳士,重要的還有億萬富豪身份。
  影片講述一個荒野求生的故事,飛機失事,億萬富豪和他的僱員,在阿拉斯加雪野叢林奮戰突圍,故事模板很簡單。情感衝突是暗線,某些地方有點含糊隱晦,於是也給了想像空間。
  先介紹下兩個主角:
  1,億萬富豪霍普金斯
  一個物質上擁有一切,精神上卻極其孤獨的人。易懷疑接近他的人都是為錢。沒有友情,只有最愛的妻子,如今妻子出軌,眼看將「一無所有」。
  2,僱員亞歷克·鮑德溫
  富豪妻子的秘密情人,健壯年輕,仇富屌絲一枚,私下對霍普金斯妒忌憤恨,有鳩佔鵲巢的想法。

  作為一個聰明人,富豪霍普金斯已經看出端倪。影片開頭,他老拿著一本書看,鏡頭給那本書扉頁一個特寫,是段生日祝福:Happy birthday,to a most thoughtful man ,and a wonderful employer. Ms.Harriet 史密斯.此外他對任何人都一副冷漠態度,心事重重。
  那段臥室戲,妻子問他:A new book?(只是搭話),霍普金斯趕緊抬頭,「是本荒野求生的書,女秘書送的,知道為什麼?」並重複「你知道為什麼她給我這本書?」老霍以為妻子忘了自己生日,所以一再提示。他深愛妻子,渴望被愛。妻子說「你是最優秀的男人,這是我為什麼嫁給你的原因」。老霍眼神深邃望妻子「你是我曾唯一想要的女人。」
  個人猜測幕後故事,女秘書史密斯小姐已經愛上霍普金斯。生日竟然送荒野求生書,表明她老早就知道老闆阿拉斯加之行,特意買的,被愛的一個重要表現是,你不經意的一句話,對方都很用心。生日贈言也可看出,史密斯小姐很可能未婚,且極欣賞老闆的體貼入微。而霍普金斯幾乎時刻不離那本書,一方面是興趣,另一方面可以說對史密斯小姐的好感及潛意識裡的喜歡。
  霍普金斯仍堅信自己對妻子的愛,他要直面這個秘密情人,當面對質,以挽救自己幾乎唯一的情感財富。於是答應乘飛機與亞歷克·鮑德溫一起冒險,飛機上突然發問:「你計劃怎麼殺了我呢?」驚住了所以人,這個情感衝突剛爆發,外部衝突同時來了,飛機被飛鳥撞擊失控迫降。
  倖存三個人,求生路上,霍普金斯仍追問出軌真相:「你認為我是一個傻瓜嗎?」卻被亞歷克·鮑德溫當面挑釁,用詞不堪入耳。這個秘密情人故意表現出憤怒,想變相隱藏事實。霍普金斯雖然被激怒,卻一時陷入迷惑。這時棕熊來了,逃亡時,霍普金斯遇險反而被情敵救了,很意外,陷入更深的迷惑。前面說亞歷克·鮑德溫有鳩佔鵲巢的想法,只是想法,還沒計劃實施。他也沒想殺霍普金斯,只是覺得他的存在是個BUG,憑什麼他擁有一切!危險時救霍普金斯是出於人性。
  這個舉動卻讓霍普金斯震驚,可能商場上的廝殺比自然搏鬥更狠更無情,見慣殘酷的富豪,被這無意識的舉動觸動心靈。
  棕能咬死一個隊友,只剩下矛盾更加對立的兩人。面對兇險的合作這種原始生存法則不得不遵從,這也最能加深男人間的友情。比如一支強悍的球隊,越是創造出輝煌,兄弟情誼越是深刻。這當中建立的情感與信任最是純真,橫掃一切負面情緒,包括孤獨。
  這部電影中,安東尼·霍普金斯其中一個角色魅力是主動,這種主動不是凡事都上前,而是對命運的掌控力。被棕熊這種殺人機器跟蹤,幾次都險些喪命,自身越來越虛弱,連更年輕更有攻擊力的亞歷克·鮑德溫都反覆問,我們該怎麼辦?恐怕觀眾也在緊張,要怎樣才能甩掉這畜生。霍普金斯沉思良久,說殺了熊吧!這個想法太讓人震驚,太有魅力了,單單是一個想法就了不起。比如前不久「無人區」中徐崢這個律師角色,就被詬病於自始至終的被動。
  殺棕熊誰都不能膽怯,為救彼此都能豁出性命,這是原始的本能,隊友死了你也不能活。成功殺熊後, 兩個男人攙扶著躺在棕熊屍體上,此時一切對抗煙消雲散。
  兩人在雪地中行走,已經開始傾訴心靈。霍普金斯說「i said this is my life,this is my life,but you can change your life"(假如這是我的人生,這就是我的人生,但是你可以改變你的人生)。這裡的「life」是人的生存狀態,比如他自己的孤獨,這個是可改變的,情敵都可以變知己,還有什麼不可能,任何人之間都可能產生純真的感情,所以你可以選擇不孤獨。「我以前不相信,是因為我從來沒見過真正改變他們人生的人」,霍普金斯這樣感嘆。
  林間小木屋裡,霍普金斯還是發現了妻子出軌的證據。妻子給亞歷克·鮑德溫手錶的刻字是「To Bob from Michey,for all the nights",這簡直太露骨了。霍普金斯本想燒了紙單,但此時亞歷克·鮑德溫拿著獵槍進來了,準備裝子彈。這絕對是個誤會,霍普金斯想到他殺人滅口的時候到了。這麼想是有邏輯上的必然,已到安全地點,沒有合作必要性,又沒有第三者,此時不殺更待何時。而我們看到亞歷克·鮑德溫拿子彈的時候在說,我要是拿了相機,絕對會發一筆大財(他是個攝影師,這景色太美了。也能發現鮑德溫的人物性格在於貪財仇富並不嗜血)。
  事已至此,想到將被滅口,霍普金斯質問鮑德溫表上的刻字。亞歷克·鮑德溫聽到這話有一絲震動,知道隱瞞不了,仍繼續裝子彈,並裝傻,心裡殺機在這時慢慢顯現。
  舉槍時卻遲遲不敢下手,一直廢話掩飾緊張,並要霍普金斯轉過身去,不敢面對他犀利的眼神。我想是在這時霍普金斯想起地面的陷阱,並逼迫其後退跌入陷阱中。我相信這種說法,才是霍普金斯死裡逃生卻不殺鮑德溫的原因,並不是他本身就多麼高尚,本身就具備寬恕的品質。試想沒有任何曲折,給戴綠帽的男人還要殺你,你拿到槍後殺他不?你還救他不?如果你還救,你不是人,你是神!人物行為的必然結果,是因為有一個心理的必然因素。
  人生太容易孤獨了,有一個能經歷生死的知己是件萬幸的事。 既然有了情誼,既然能擺脫孤獨,為何還要因為一段不能挽回的感情去消滅它呢。救他,是必然選擇。
  鮑德溫由於陷阱重傷,霍普金斯救他上船,一直鼓勵他活下去。鮑德溫卻開始懺悔,他感悟到友情的力量,他為自己的罪惡真心懺悔。臨死前的話直逼人的淚點。
  「我知道原因,你從沒有一個親密的夥伴,是不是?」
  「是」
  「現在我是你的寵物計劃,我是你的業餘愛好」
  「隨你怎麼說,Bob!"
   」要殺你的人,你卻救他,you stupid son of bitch!"
  「不,你不是還沒那麼做嘛」
  「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卻從沒做過什麼像樣的事,查爾斯,對不起!我為我做過的事而抱歉。「鮑德溫死了。

  最後,霍普金斯回到營地,鋪天蓋地的記者採訪,他從中間走過去,很紳士的一笑擁抱了妻子,很短暫,目光卻遙遠疏離。妻子似有發覺,低頭卻見丈夫把表還到她手上,那是她送鮑德溫的,上面刻著To Bob from Michey,for all the nights。
  記者問:你的朋友呢?他們怎麼死的?
  霍普金斯含淚:他們死了,為了救我的命。
  最後這句話,很多人說印象深刻,那怎麼理解呢?我個人的理解是,原本失去愛情的霍普金斯就等於死人一個,他想挽救,想救愛情,卻無意感悟這世間處處存在真情,看你如何選擇。他們的死教會了他生,他懷念他們所以流淚。
  後面的劇情,我想霍普金斯應該去找史密斯小姐了,因為他已明白妻子不愛他,他已有獲得新生的能力了。

PS:另外,了解安東尼·霍普金斯當年拍這片,掉到冰河重病住院。還有片中的紅飛機就是哈里·福特森《六天七夜》中的那架,之前看過,印象還很深。片子主演本來選羅伯特·德尼羅或達斯汀·霍夫曼,最終選了安東尼·霍普金斯。
評論